“要交房租啊!这是最大的弊端了。天天要算房租物业水电煤气费,有时候还想在自己的小屋里添置一些东西,哪儿都需要钱。父母给我的生活费早就见底了,所以我只好出去打打工,不过我觉得这也挺锻炼人的。”沈末说。

钱江晚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其中64名原告的代理律师,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臧小丽律师。据她介绍,这64名原告早在去年年初就已递交材料,起诉了赵薇和上市公司万家文化,诉讼金额从上万元到数十万元不等,“从去年4月开始法院陆续受理这批案件,到前几天的开庭,已经经历了大半年的时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