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现在回想起自己的每一笔受贿,都让我痛苦不堪。”落网后,杨树东为自己因自满心理导致的贪腐行为悔恨不已。

从泰国首都曼谷乘飞机向北,机翼下的山峰越来越多、森林越来越密,一个多小时后,飞机降落在泰国最北部的清莱府机场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换乘汽车驶上一号公路,两旁连绵起伏的山峦逐渐增高,路边的村庄多以山川、河流名字命名。一路上,写着泰文、英文两种文字的“吸毒者必亡、贩卖者必抓”的宣传牌不断出现,牌子上还有泰国禁毒委员会“1386”的举报电话。越往北,路上的检查站越多,在加油站等一些公共场所也贴着宣传画,有的画着高举泰国国旗的卡通人物、写着“全民齐心,远离毒品”等口号。